德阳警察故事(连载)——法医徐康兴
发布时间: 2020-06-10 来源:市公安局 浏览次数:130 打印

引我上楼的这个人, 名叫徐康兴。

他走在前面, 皮鞋的响声在略微空旷的楼道里回响。我静静地跟在他后面。这是一座独立的三层小楼, 位于公安局办公主楼左侧。如此布局场所, 肯定是从事专业技术的。果不其然, 到房间刚坐下, 徐康兴看了看我说: “ 我是一个法医, 咱们开始吧。” 我说: “ 好。”

徐康兴个子不高, 身材倒很敦实, 前额有些脱发, 脸庞也略微有些黑。“ 毕业后, 我先是在马尔康当法医。” 他介绍道。至此, 我才知道, 我面前的这个男人,居然就是充满传奇, 甚至还有些其他韵味的 “ 法医。” 对这个职业, 我以前只是耳闻, 总觉得法医身上充满了一些难以说清楚的别样色彩。这种色彩, 绝不是平常所说的那些, 如面对各种情况, 尤其是凶杀、 他杀案件当中的尸体检查、 解剖之类的从容, 而是每一个法医的经历,即便是日常工作, 也有着传奇性的色彩。关于 “ 法医” , 其正确的概念应该是: “ 国家司法鉴定人的一种, 按照法律法规和行业操作规范, 利用各种技术或手段, 在重要的时间节点内, 通过公对公调查, 公对公取证, 进行现场医学勘察、 医疗跟踪取证、 伤情的活体医学检查观察、 尸体解剖、 症状分析、 测试比对、 观察审讯、 遗物鉴定、 调取监控、 特殊查体等一套法律医学鉴定。

“ 符合条件的要通过调查举证协助办案民警立案逮捕, 是公安机关刑事侦查调查取证破案的核心, 相对于临床医生只专注于活体医学, 现代中国法医把 活体医学’ 和 死亡医学’ 两者同时作为研究对象。法医是运用基础医学、 临床医学以及相关的刑事科学技术、 司法鉴定技术对与法律有关的人体 ( 活体、 尸体、精神) 和犯罪现场进行勘察鉴别并作出鉴定的科学技术人员。”

如此冗长的定义,读起来令人头晕。但法医的存在, 是案件侦破的关键环节。其职业信念是 “ 为生者权,为死者言。” 这句话看起来激昂, 富有正义感, 可是, 对于具体的死者和蒙难、蒙冤者来说, 他们的死亡却是令人痛心的。因为, 生命权和生存权是人的最基本的权利, 人人天生拥有。可是, 我们的人类社会,却总是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伤害, 这也是人的天性中最为悲哀的成分。但是现今社会, 人和人之间矛盾和冲突既是偶然的, 也是普遍的和持久的。幸福、 和谐、 关爱、 互助虽然是主流, 但因为各种利益、 情感、 目的甚至理想和性格、心理等因素而导致的伤害, 却也层出不穷。

差不多三十年前的一个早上,公安局接到报案, 本市一座房屋里, 一个中年妇女在自家屋内被杀害。那时候, 徐康兴还是一个刚毕业的年轻法医。他跟着师傅, 立即赶到现场。现场很奇怪, 该妇女住在藏式小楼内,大门及主屋门锁、 窗户都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死者头部显然是遭到某种钝器猛击, 瞬间造成死亡的。

这是徐康兴第一次参与案件的医学检查。

阿坝这个地方, 地势高亢, 民族众多。几乎每一处, 都险要异常, 狭窄逼仄, 难寻平阔之地。« 清史稿» 说其地势 “ 恶警阴森, 无回马之地。” 乾隆年间, 发生在这里的大小金川战役, 令清政府颇费周章。时值盛夏, 徐康兴他们勘察了现场之后。初步判断, 这应当是熟人作案。但如何推定是熟人作案, 又为什么作案, 如何牵一发而动全身,顺藤摸瓜, 找出凶手, 还死者一个公道。这一切, 都需要充分的证据。

但现场已经遭到严重破坏。死者的家属缺乏保护现场的意识, 发现家人被杀之后, 立即用当地的风俗, 撒青稞做法事, 以超度亡灵。徐康兴他们无奈地看着满地的青稞, 只好对死者的伤口, 进行医学鉴定。

死者是被类似锤子之类的钝器连续猛击头部致死的,而且,凶手作案之后, 居然没有留下任何明显的痕迹。徐康兴他们初步推测, 凶手作案后, 不可能带着凶器离开。因为, 这座小楼旁边, 还有数户人家, 案发时间又在上午十点左右, 凶手出门若是带着凶器, 极有可能被邻居或者路过的人注意到。

凶器在哪里?

徐康兴他们找遍了死者的住所,没有任何发现。徐康兴突然想到, 还有一处厕所没有去找。马尔康市许多藏民家的厕所, 大多都很高, 人在二楼方便, 排泄物便落在一楼的隐蔽处。

会不会丢在了厕所?

这是徐康兴第一次跟随师傅进行这一类的排查———清理粪便, 而且还要很仔细, 不能放过任何的疑点。对于一般人而言,如此的工作是很令人反胃的。徐康兴说: “ 没办法, 做法医什么情况都可能遇到。那一次, 我也确实领教了做法医的不容易, 尤其是寻找证据时候, 只要是有可能的地方, 不管是什么物质和环境, 必须要去做, 别说是粪便, 即是过度腐烂的尸体,也得逐一排查。”

但遗憾的是, 这起案件至今仍是一幢无头案, 死者已经去世30 年了, 而凶手仍旧逍遥法外。这使得徐康兴非常自责, 说到这个时候, 我看到他脸上的不甘与疑惑, 透露出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歉疚。“ 这些年来, 这起案件一直在我脑子里出现。我也总是忍不住翻出来, 这样想那样想, 试图从中找出线索, 但现在仍无头绪。” 他叹了叹气。

我能理解徐康兴的这种歉疚心理。正如他自己所说: “ 做法医的, 就是要找出凶手, 不让每一个罹难者蒙受不白之冤, 也不允许一个凶手逍遥法外。” 可是, 很多时候, 很多事情往往事与愿违。

徐康兴还说, “ 他在阿坝州公安局工作期间, 当地也有一起至今未破的案件。一个小烟贩, 人很勤劳, 因为卖烟, 经济上也比较好, 却在小金县被人抢劫杀害。凶手不仅用钝器将他杀死了, 还破坏了他的眼睛。

“ 一个卖烟的怎么会遭到抢劫和杀害呢?” 我疑惑道。

徐康兴说, “ 九十年代初期, 在阿坝州, 特别是比较偏僻的地方, 卖烟还是一个不错的生意。当然也是赚差价。” 对此, 我依然感到迷惑。“ 烟草是专卖的, 但只要办理了相关手续和证照,谁都可以卖。” 他解释道。

这起案件也是至今没有告破。

说到这里,徐康兴搓搓手, 一脸的歉意和不甘。他又说: “ 马尔康市被杀的那位妇女,家境确实殷实, 但凶手又没有实施盗窃, 也没有拿走家里的任何东西。凶手为什么杀她? 如果不为钱财, 又是为了什么? 按照的一般的犯罪心理, 作案者总是会不自觉地再次出现在作案现场的。案发后的数月之间, 公安局指派专人在死者家附近明察暗访, 却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这说明, 凶手是一个心理素质特别好的人, 也可能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到这里作案后,又潜逃的。

“ 小金县那位烟贩死后, 眼睛被破坏。应当是死者的瞳孔中,留下了凶手的影像。这也说明, 这个凶手也是惯犯, 反侦查能力很强。这两起案件,犹如徐康兴心里的刺, 多年来, 一直拔不出来。十多年前, 徐康兴离开了阿坝州, 到德阳市旌阳区公安局任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从山区到城市, 从青年到中年, 徐康兴记忆最深刻的,就是发生在阿坝州的这两起至今没有抓获凶手的恶性案件。这些年来, 每当夜里醒来, 徐康兴就会不由得回想起这两起案件。他说: “ 可能是最开始参与案件侦破和法医鉴定的经验不足,也可能觉得自己失职, 对不起死者。总之, 凶手一天没有归案, 没有被判处应有的刑罚, 对于死者及其家属, 总觉得心里惴惴地、 疼疼地, 好像欠了一笔巨大的债务一样,时常难受, 还有莫名的懊恼和愧疚。”

对于徐康兴的这种心理,我是完全理解的。因为, 作为一个法医, 作为一个警察, 不能让死者瞑目, 灵魂得到安慰, 不能将凶手绳之以法, 这确实是一种来自良心的愧意与不安。

这其中的原因, 还是限于当时技术的落后。科技的发展, 尤其是对法医来说,至关重要。徐康兴说: “ 他从警到现在, 所经手的案件, 差不多有七八个没有侦破。” 在剖析其中原因的时候,徐康兴说: “ 改革开放以后, 人们的文化知识普遍提升,再加上一些有关犯罪案件的无形中传教, 使得很多警察掌握了侦查的众多技巧。但犯罪嫌疑人的反侦查能力, 有一些提高, 倒是真的虽然这不能说是无头案不能够侦破的主要。与之相对的是, 公安机关由于的技术设备一段时间内相对落后,也是不利因素之一。我也知道, 对于警察来说, 没有哪一个人不愿意迅速破案,将犯罪贩子送上审判台,伸张正义, 安抚民心。案件破得多, 不仅可以威慑犯罪, 减少犯罪, 本人也会有成就感,觉得这个法医没有白做, 更没有白穿这身警服,对得起人民警察这个职业。徐康兴说: “ 现在的科学技术发达了,手段和水平也提高了, 多数的案件是可以侦破的。但是, 维护社会的安全稳定, 特别是生命的安全, 不受侵犯, 以及用最快最高效的速度和方法遏制犯罪,震慑犯罪, 还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比如, 建立一个大的指纹数据库, 就需要全民的配合。一旦数据库建成之后, 破案的效率就会大幅度地提高。”

可有些时候, 却也很蹊跷。比如, 一个案件, 经过一番检验侦查和推理分析, 找到了线索, 对嫌疑人进行了摸排和讯问, 可有时候也还是无法侦破。破案, 讲的就是证据。而法医, 就是深入寻找科学证据的“ 神眼”, 是提供确凿证据的 “ 无可辩驳的事实发现者。”

2007 年夏天, 局里接到报警, 一个农民, 在汶川一条河边发现了一个麻袋, 里面装着被剁成好几块的碎尸。徐康兴赶到现场,发现尸体已经严重腐坏, 气味呛人。徐康兴从死者的裤兜里找出一张驾驶证。经过一番检验, 从尸体的腐烂程度及死者的情况看, 应当是成都附近县市人, 果不其然,另一队刑警在崇州找到了死者的桑塔纳轿车的钥匙。徐康兴据此推断, 凶手可能在岷江上游,即阿坝县境内, 将司机杀害, 碎尸,装入麻袋, 丢在河中。凶手的意图肯定是想着, 岷江水大, 尸体会被冲出很远, 却没有想到, 在汶川县境内搁浅了。

经过缜密的分析,以及医学上的鉴定, 案件很快告破。正如徐康兴他们的推理和分析的那样, 凶手在成都乘坐了死者的出租车, 待汽车行驶至阿坝偏僻路段, 凶手将司机勒死, 然后碎尸,装入麻袋中,丢入了岷江。

从警三十多年,徐康兴感受到了现在社会的变化, 他说: “ 相对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到现在,恶性杀人案件少了很多。反而, 因为吸毒、 入室盗窃、 自杀、 婚姻冲突而导致的各类案件多了。近些年来, 大致是人们的生活水平提高了多数人是家境比较富裕的,吸毒的人数有所增长。年轻人居多, 但也有中年人。”

徐康兴告诉我, 吸毒者戒毒, 一般还是很难的, 但只要下决心, 两个月, 甚至半年, 毒品中的 “ 毒” 就会从体内消失。但复发的也比较多。主要是因为有些吸毒者经不起诱惑, 主动和被动地 “ 毒瘾复燃。” 另外, 入室盗窃案也是近年来比较高发的案件类型。

徐康兴继续说:” 前两年, 就在旌阳区, 发生了一起案件。一对夫妻去外地办事, 将正在读高中二年级放暑假的儿子反锁在家里。次日凌晨, 孩子发现有人进入家中, 可能是以为父母回来了, 也没防备, 与入室盗窃者相逢, 孩子被残忍地杀害了。这起案件虽然很快破获, 凶手也被绳之以法, 可那个再也回不来的高中生, 却成为了父母心中永远的痛。” 听到这里,我也深深地为那位被歹徒杀害的高中生惋惜。我一向觉得,人的最好的品性, 就是善。如果再好一点, 就是仁慈。法医和刑警乃至一切维护正义的集体与个人, 我觉得他们都是仁慈的。因为, 给死者一个公平的正义的交代与安慰,对行凶者施以良知的震慑和唤醒, 就是仁者所做的事情。

但是, 人性的恶也是同时存在的。徐康兴说: “ 这两年来,就在旌阳区一条河里,发现了一个被铁丝捆住并且溺亡的男子。从死亡的现场看,他杀的可能性很大。但随着案件侦破的深入,却发现, 死者是自杀的。原因是, 死者与妻子发生冲突之后, 想不开, 以自缚的方式, 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还有类似的一起, 有天早上, 一个村的村民在打水时候, 发现井里飘着一具尸体, 身上还绑着一块石头......”

徐康兴和同事赶往现场,进行了现场勘察和医学上的鉴定之后, 没有发现他杀的痕迹。经走访得知, 这位死者是一个独自生活的老奶奶, 老伴早逝, 儿女们都在外地打工。按道理, 死者吃喝不愁,儿子也很孝顺, 是没有理由自杀的。可是, 徐康兴他们发现, 这位死者生前是严重的抑郁症患者。

还有一起, 一对外出打工的夫妇, 忽然接到紧急电话。回到家, 才看到, 三个孩子安详地死在了床上, 脸上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他们的母亲——孩子的婆婆也在离床不远处自缢身亡......如此多的不幸, 自杀案件占了绝大多数。

世上的很多案件充满了蹊跷、玄异, 也令人无法相信, 令人悲伤。从徐康兴所讲的上述几个案例来看, 农村的婚姻矛盾、 利益冲突, 以及留守老人和孩子的处境, 确实是令人担忧的。人们在追求基本生存和幸福的道路上,并非一帆风顺。最不幸的、 令人痛苦的, 莫过于鲜活的生命被他人强行终止。而最令人痛心的, 就是自杀了, 尤其是那些连带了其他亲人生命的自杀者。

我问他从警以来, 最遗憾的事情是什么? 徐康兴沉默了一会儿, 眼神忧郁地地看着我说: “ 作为一个警察, 一个法医, 不能为死者申冤, 不能让他们的灵魂得以安宁, 这恐怕是最大的遗憾了。” 徐康兴还告诉我: “ 这些年来, 随着法医技术的发展,加上侦破能力的不断提升。对于犯罪, 特别是恶性犯罪的遏制和打击, 是非常有效果的。只是, 人在很多时候是处在自我矛盾中的。人和人之间的冲突总是没有休止, 这叫人感到无力。”

对于徐康兴的这番感叹, 我也深有同感。正如罗素在 « 论人性» 中所说: “ 人类与其他动物在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存在差异,那就是人类的欲望,而且可以说是无穷无尽、 永远无法得到满足的欲望, 这些欲望使得人类即便到了天国也无法安静。蟒蛇在一顿饱餐之后就去睡,直到需要另外一顿时才醒来。人类, 在很大程度上则不会如此。每个人都是被欲望驱使的, 这是人类长期并且继续长期的问题。”

临告别的时候, 我看到徐康兴的桌子上放着一本东野圭吾的«恶意»徐康兴说:这类小说还是喜欢看这可能和我的职业有关而且说不定在什么地方会受到启发然后把以前的案子重新翻出来没准能找出真凶然后徐康兴苦笑了一下。对他的话乃至他的苦笑我想我还是可以理解的

责任编辑:公安局网站管理员
联系电话:0838-110 地址:德阳市旌阳区长江东路238号  蜀ICP备11025372号 川公网安备51060302510688号
网站标识码 5106000021 CopyRight 2019 All Rights Reserved 德阳市公安局 版权所有 邮箱:dygaj@163.com